2007年第27卷第一期 科普之林  
 
 
写字楼也流行绿色办公
高峰
()
  进入21世纪后,美国人曾做过一项统计,发现美国税收来源的83.5%来自于写字楼,而不是工厂。中国的比例估计还没那么高,但写字楼已经同样不再像20世纪工业文明时代那样,仅仅是工厂的管理附属、企业的接待站、管理者的门面,已经成为财富的聚集地。    
  由于写字楼性质的这一根本性变化,写字楼开发自然也越来越关注使用者,尤其是创造最大价值的员工本身的舒适、健康、个性化需求。能否激发使用者的灵感,进行更有效率的脑力创造,成为衡量新时代写字楼的主要标准,现代办公建筑开发因而出现了一些新的趋势。                             绿色决定价值    
  几年前,IBM中国总部就因为环境因素从北京的中关村搬了出去,因为其全球写字楼都要遵循22摄氏度的办公温度标准,用养热带鱼的标准养人、养设备,而中关村达不到这个要求。    
  大企业的挑剔显示了现代写字楼的最大特征——生态办公已成为一种趋势,最贵的楼不再是最高的楼,而是环境最好、最舒适的楼。当然,生态办公不仅意味着小环境的绿色舒适,还意味着针对大环境的节能环保,既让员工快乐工作,提高工作效率,更能节省使用费用,让老板快乐赚钱。                            
高层生态写字楼    
  对于依赖市中心商务圈的高层写字楼而言,大环境无法选择,小环境的生态环保还是可以有很多作为的。比如,通过外遮阳设备、呼吸幕墙、隔热玻璃、薄板楼体、新型空调、立体绿化等方式,来营造生态写字楼。    
  外遮阳设备在国外的高档写字楼中应用非常广泛,像英国的诺丁汉国内税务中心就采用轻质遮阳板和自动控制的遮阳百叶,使整组建筑既能充分利用白天的自然光,又可以有效地遮挡室外的直射光线,避免室内炫光。国内的高档写字楼也开始逐渐采用外遮阳设备,如北京顶级写字楼新保利大厦就在大楼的西侧和南侧采用了竖向石材遮阳百叶,按照北京的四季光照设置最佳角度,以确保夏天最大的遮阳效果和冬天最佳的日照效果。     
  墙体的保温隔热是建筑节能的重要部分,在现代办公建筑中,比一般幕墙更为保温、通风的可呼吸幕墙和带有特殊功能的玻璃成为首选。号称北京长安街收官王座的顶级写字楼凯晨广场,采用的就是双层呼吸式玻璃幕墙。整个玻璃幕墙由3层玻璃构筑,最外层的玻璃采用夹层玻璃,厚度10.76毫米,平整度好,减少变形,减少折射;内层玻璃则采用了LOW-E玻璃,隔热性能强,可将外部热量反射,阻止热量进入;在内外两层幕墙之间留有一个宽180毫米的空间,室外空气通过位于外幕墙玻璃窗上部和下部的开缝形成外循环。同时在两层幕墙之间内还设有80毫米宽的带穿孔的铝合金百叶遮阳,通过先进的楼宇自控系统(BA)连接电脑总控中心,可以根据季节和气候条件自动改变遮阳角度,既保证采光,又杜绝日晒。
  北京中关村的写字楼融科资讯A座每间隔3米就可以开启1.5米的外窗,结合建筑的板式结构,自然风可以在大厦内轻松对流。整座建筑与3个三角形的绿化庭园结合,为大厦双面均提供了富有生机的绿色空间,让人感觉就像在园林中办公一样。   
  薄板楼体也是一种绿色生态结构。北京的德胜置业大厦选用薄板楼体,每一个使用单元拥有的面宽至少在8米以上,单间的进深却只有7.2米,再搭配大面积的全开落地玻璃窗,通风和采光效果自然显著。      
  空调系统是生态写字楼的重要组成部分。像北京世纪财富中心、北京新保利大厦和深圳顶级写字楼华润大厦,都采用了VAV变风量空调系统,通过高效的空气处理设备、VAV分风箱以及高精度的DDC控制器(直接数字控制器),并配以初效、中效双级过滤设备,令楼内的空气更加清新、舒适。                         
生态低层庭院式商务楼    
  直接搬到郊外的景观办公区,与绿化结合的生态办公在欧美已渐渐成为趋势,尤其是高科技、需要头脑创意的企业。    
  景观办公区来源于霍华德的“花园城市”理念,一般坐落于大城市边缘的新城,低密度、小体量的办公楼与优美的绿色园林景观有机结合,使工作者能在休闲的环境中产生更多的灵感。
  最典型的景观办公区是美国的硅谷,由各种各样的商务花园群落组成,像著名的甲骨文公司就沿湖建造,整个建筑群在湖边徐徐展开,景观如画。位于美国西雅图市的微软总部也是一个景观办公区,内有110座小型办公楼,从任何一个办公房间的窗口望出去,均可看到绿草树木。
  受硅谷建筑形态的启发,北京建了“BDA国际企业大道”,整个项目由43栋三四层高的小独栋构成,每栋办公楼的总面积为3 000~5 000平方米。低层、低密度满足了使用者对阳光和空气的追求,企业独门独户,可以自行决定自己物业的装饰风格、内部布局,既可显示实力又能展示自己的品牌。     
  北京海淀区则提出了一个生态办公区EOD的全新建设计划。按照该设计规划,EOD区域里的建筑全部为最高两层的单体小楼,有仿古建筑、欧式农家小屋式建筑、以玻璃结构为主的通透式建筑等,强调采光与绿化,选材上则注重环保,雨水收集渗漏系统、太阳能利用系统、可循环利用再生材料、绿化防晒墙、自然通风系统等一应俱全。                         为少数人考虑的个性化办公
  产业分化导致个性化的企业越来越多,个性化的写字楼自然也成为一种开发趋势。写字楼开发应根据区域市场特点和目标客户的行为模式进行定位,更重要的是应在功能上有所创新,以充分满足客户的个性化需求。有时候为少数人考虑的办公空间,反而更能赢得市场。    
  LOFT是一种个性化的办公模式。LOFT原来指的是工业厂房和仓库的大型开放空间,其成为办公时尚应追溯到20世纪40年代的纽约,当时的一些艺术家迫于生计聚集在了曼哈顿的苏霍区,当地有纽约最密集的废弃仓库厂房,空间开阔而又廉价。艺术家们把这些空旷的废旧厂房改造成工作室,在里面进行艺术创作,高空间、明亮的采光和真实自然的生态环境,有助于其能量的释放,提高工作效率。    
  上海的“苏州河艺术家仓库”、昆明的“上河创库”、杭州杭印路的“LOFT49号”等,都属于对老建筑的艺术化、个性化加工。而北京的现代城LOFT写字间则是通过5米以上的层高,刻意营造出高大宽敞的办公空间。    
  另一种个性化办公模式是MORE。MORE原是指在社区组团中集中提供居住者办公、对外商务的资源支持,其特点是资源集中配置,并可全体共享。定位于MORE概念的写字楼客户需要大量的信息源以及对外的交流和联系,而且要经常加班。因此,MORE写字楼中配置了公用厨房、公用会议室、公用客房和商务中心等丰富的共享资源,能够使客户享受到更宽泛的特色服务和资源支持。(作者系中国科学院教授、科普作家)
 
 
 
  声明: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本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文章。
   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