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第33卷第9期 科普之林  
 
 
不要让湿地成为地球的记忆
高 峰
()
  湿地被誉为“地球之肾”。在世界自然保护大纲中,湿地与森林、海洋一起并称为全球三大生态系统。湿地的生态效益主要有保护生物和遗传多样性,减缓江河径流,拦蓄洪水雨水,固定二氧化碳,调节区域气候等。
  中国是世界上湿地和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国家之一,湿地面积占世界湿地的10%,位居亚洲第一位,世界第四位。中国湿地可分为8个主要区域:东北湿地,长江中下游湿地,杭州湾北滨海湿地,杭州湾以南沿海湿地,云贵高原湿地,蒙新干旱、半干旱湿地和青藏高原高寒湿地。
  有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湿地被破坏现象严重,其破坏程度已经波及原有湿地的40%~50%。不仅如此,几乎所有一般湿地的生态系统功能都已经丧失了。河北省过去50年来湿地消失了90%,即便侥幸存留的湿地,八成以上已变成了污水排泄场所;陕西关中一带30多个县,几十年来消失上万个池塘。在南方,中国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水域面积从最大时4 000平方千米减少到不足50平方千米。因湿地消失,干旱几度由北方转移到鱼米之乡的江南。2007年,鄱阳湖大旱,造成湖畔城市上千万人遭受饮水危机。
  干旱、半干旱区湿地状况更不容乐观。内蒙古阿拉善盟由于上游地区大量使用黑河水资源,进入绿洲的水量由9亿立方米减少到现在的不足2亿立方米,致使东西居延海干涸,几百处湖泊消失。新疆塔里木河流域因上游大量开荒造田,造成下游350千米的河道断流,罗布泊、台特马湖已干涸成为沙漠。被誉为“中国最美湿地大草原”的若尔盖的300多个湖泊已干涸了200多个,草原沙化面积已达到10.53万公顷,而且还在每年以11.65%的速度递增。
  在与城市大开发、大建设的各项利益博弈过程中,“湿地保护”往往处于劣势地位。一直以来,原生、自然湿地多被定义为“荒滩”、“荒水”,在现行土地分类中被列入了“未利用地”,往往成为保障耕地、建设用地、林地等的牺牲品,直接导致了湿地面积锐减。
  全球气候变化,降水不平衡在一定程度上的确对湿地造成危害,尤其在干旱半干旱地区。但是,围湖造田、围海造田、填塘造田,直接将湿地改造成旱地等人为因素造成的湿地消失也不应忽视。在有“千湖之省”之称的湖北省,围湖造田使湖泊不断减少,萎缩后的湖泊已基本丧失了调蓄功能,水旱灾害面积逐年增长。在海滨地区,由于土地资源更加紧缺,人们围海造田的热情至今依然不减,上海、浙江、厦门等地纷纷出台政策,向大海要土地。江苏省盐城市原有582千米长的海岸滩涂湿地,目前只给丹顶鹤等野生动物留下了尚不足50千米海岸线的“核心区”,其余全部人为开发。
  水库截断了上游来水,造成下游湿地萎缩甚至消失。中国是世界上建设水库最多的国家,截至2006年底,中国有水库85 874座。上游建成水库后,下游水源则被迫切断,只有上游不需要水时才考虑放水。这样,以自然河流为重要水源补充的下游湿地就面临着干涸的威胁,那些干旱半干旱区的湿地受害更严重。甘肃石羊河上游,在8条支流上修建了10座水库,导致下游的民勤县用水极度紧张。
  建造大型水坝加剧了下游湿地萎缩。中国建造的大型水坝多达2.2万个,占全世界大型水坝总数的45%,也为世界之最。尽管针对大型水坝对自然生态系统的影响尚存在各种争议,但是,上游建立大型水坝后,由于打乱了上下游水流平衡,下游湿地锐减却是不争的事实。黄河小浪底水库运行后,下游河床下切,同流量水位降低,造成湿地面积减少,其中开封以上河段浅滩、嫩滩、低滩湿地消失明显。
  此外,严重水污染也会造成湿地报废。湿地具有一定的水污染净化能力,但是湿地的这种功能是有限度的,一旦污染排放超过湿地的环境容量就会对其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声明: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本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文章。
   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