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第5期 本期视点  
 
 
新西兰:人与自然和谐的典范
钱俊生
()

  新西兰以山清水秀、空气清新、环境优美闻名于世。今年年初有机会到新西兰,深为这里美丽的自然风光所折服。如果有人问我,你到新西兰最主要的感受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新西兰是人与自然和谐的典范。

人与水的情缘
  水是世界万物生存的根本,也是一个国家、一个城市发展的基础。如果一个城市的公民喝不到清洁的水,呼吸不到新鲜的空气,这个城市就谈不上什么文明。新西兰是个岛国,四面环海,海岸线长达6 900千米,与水结下了无法分割的情缘。新西兰属于温带海洋性气候,四季温差不大,雨水比较丰富。新西兰的北岛多火山和温泉,南岛多冰河与湖泊。北岛第一峰鲁阿佩胡火山高2 797米,山上有新西兰最大的湖泊陶波湖,面积616平方千米。南岛上有阿尔卑斯山中的弗朗茨约瑟夫冰川和福克斯冰川,是世界上海拔最低的冰川。山外有一系列冰川湖,其中特阿脑湖面积342平方千米,是新西兰第二大湖。新西兰最著名的苏瑟兰瀑布落差580米,居世界前列。所以,新西兰水力资源非常丰富,全国80%的电力为水力发电。新西兰只有400多万人口,人均水资源占有量是我国的40倍。
  人们常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句话没有错,新西兰四周是海,水产资源极为丰富,渔业产品占出口产品总值的4%。如今,旅游业已成为新西兰第一大出口行业,对经济发展的贡献率达10%,并带动了交通、住宿、零售、餐饮、金融、保险等多个行业的发展。新西兰旅游业如此发达的重要原因是拥有漫长而干净的海岸线,有各类壮观而未受破坏的湖畔,有古老的冰川,可以常年吸引世界各地的游客前来游览、探奇。游人在细软的沙滩上漫步,在碧澄的海水中嬉戏。特别是那长长的海岸线,一望无际,面对着宽广无垠的大海,万里无云的晴空,游人自然是心情舒畅。近些年来,冰川探险也深受到访新西兰游客的欢迎。
  奥克兰是新西兰最大的城市和港口,其人口100多万,占全国四分之一。奥克兰人酷爱扬帆出海,大约每十人便拥有一艘游船,居全球之冠,所以奥克兰素有“帆船之都”的美誉。每当节假日,海湾上热闹非凡,许多人一早便登上帆船,扬帆出海,只见海面上点点白帆飘动,非常美丽。奥克兰城拥有56个小岛,整个城市一半是内陆城镇,一半是海边城镇,众多岛屿如珍珠般散落在大海上。在奥克兰每天都有大批的游客,蜂拥而至著名的皇后码头,乘坐游船驶往海上的不同岛屿,去游览新西兰的美丽风光。
  在新西兰海边,我们所见到的是,人们带着孩子无忧无虑地玩游戏,钓鱼或者漫步,一切都显得那么舒适、快乐、和谐。
  从全球范围来看,如果说新西兰是人与自然和谐的典范,那么对新西兰来说,南岛的皇后镇是新西兰人与自然和谐的典范。皇后镇是一个被南阿尔卑斯山包围的美丽小镇,也是一个依山傍水的美丽城市。皇后镇各处都是完美的观光地点,夏季蓝天艳阳,秋季被鲜红与金黄的叶子染成缤纷多彩的面貌,层林尽染,冬天气候清爽天气晴朗,山岭覆盖着大片白雪,而春天又是百花盛开的日子。皇后镇四季分明,有着截然不同的面貌。瓦卡蒂普湖是深而蓝的高山湖,穿过皇后镇市区,使人深感神秘而壮观。美丽的山脉上有几座覆着白雪的绿棕色山点缀着远方的风景。从皇后镇到山顶,则是一片绿油油的色彩。进入皇后镇市区,一路上都是高耸参天的白杨树,树两旁的山脉可以清楚地看到由片岩组成,层次清晰,各具特色,游客驱车行驶其间,有如置身世外桃源。人们经常形容风景优美的地方是“风景如画”,而对皇后镇来说,却是“画如风景”。
  新西兰人靠海吃海,靠水吃水,更是爱海护海,爱水护水。我在新西兰期间,多次去海边、湖边,所到的每一处海滩、湖边都没有发现过废纸、塑料瓶、易拉罐,人们绝不会在海边留下垃圾。
  新西兰的水是干净的,无论是浩瀚的大海,还是宽阔的湖泊,或是悠长的小河,水都是明镜般地清亮纯洁,绝无污染。因为新西兰环境保护好,所以这里的自来水都是可以直接喝的,每个公共场所的饮水处也都是自来水。很多大人和孩字,口渴了都会到这里来喝水,用手一扳开关,一股清纯的水就喷出来。
  陶波湖是新西兰第一大湖,在我们看来,湖水清澈至极,然而附近的居民仍不满意。据说这里的居民曾抗议湖水的清澈度已由原来上百米降低到目前的几十米,因此政府同意增加财政拨款提高湖水的清澈度。
  新西兰虽然没有缺水的紧迫感,但新西兰人还是处处留心节约用水,节水已是新西兰人自觉自愿的行为,许多海滩景点的卫生间都使用海水冲洗马桶。在新西兰,根本见不到被污染的水源,所有的江河湖海都清澈见底。
  说到节水,听说新西兰还发明了一种新型节水马桶,它的特点就是洗手间中的洗手盆安装在马桶水箱的顶端,如厕者洗手后的污水流入水箱,用来冲厕。它的特色就是将洗手盆与马桶一体化,循环再用洗手水来冲厕。这种马桶十分环保。
  在新西兰,所有的水域都是国家所有。新西兰政府官员明确表示,水是公共资源,不会将水的拥有权进行私有化的改革。所以,各级地方政府机构都会尽最大的努力为新西兰人管好公共的资源。
  近些年来,新西兰一直致力于打造“清洁、绿色”的新西兰。由于当地主要是发展农牧业,所以农业非点源污染已成为新西兰环境管理,特别是水资源管理的一个重大挑战。目前,环境资源管理者已将目光投向了农业非点源污染,通过技术措施、法律法规、公众参与等途径,主要从水资源管理、土壤保护、土地利用和分区管理等方面,减轻和预防农业非点源污染对环境造成的影响。

人与动植物的和谐
  人与自然的和谐不是抽象的,而是要落实在人对待自然界中事物的态度上,比如如何对待自然界中的动植物。人与自然界中的动植物不是征服与被征服的关系,而是要珍惜动植物、保护动植物。事实上,人是离不开动植物的。新西兰是经济发达国家,但为了保护环境,不主张大力发展制造业,而是以农牧业为主,农牧产品出口占出口总量的50%,羊肉和奶制品出口量居世界第一位,羊毛出口量居世界第二位,所以,新西兰国家的发展和人民的生活与动植物息息相关。在新西兰,动植物是受法律保护的,爱护动植物已成为人们的自觉行动。
  新西兰自身没有多少陆地哺乳动物,没有老虎,没有狼,也没有其他食肉动物。人类涉足之前,这里的森林是鸟儿的天堂。据说在500万年前,体形硕大的哈斯特巨鹰一度是新西兰鸟类的统治者。哈斯特巨鹰是一种巨大的猛禽,翼展开达3米,体重则有18千克左右,超过生活在今天的任何一种鹰,堪称历史上最大的鹰,现在已经灭绝。但是,新西兰仍是各种珍奇鸟类的天堂。一些新西兰特有的物种,如奇异鸟、皇家信天翁、黄眼企鹅等,是游人在新西兰以外的地方无法见到的。
  新西兰的奇异鸟主要指的是几维鸟,是一种唯一幸存下来的无翼鸟。几维鸟因叫声“几维”得名,被新西兰人看作是自己民族的象征,并且定为国鸟。新西兰人常常自豪地说“我是一只几维鸟”,意思就是“我是一个新西兰人”。其他不会飞的鸟还有威卡秧鸡及濒临灭绝的鸮鹦鹉。鸮鹦鹉是全世界最大的鹦鹉,只能爬到低矮的灌木或较小的树上。
  新西兰随处可见成群结队的海鸥,野鸭、乌鸦、麻雀也特别多。由于麻雀主要觅食害虫,所以当地花草树木基本没有虫害。政府法令规定要善待动物,不允许伤害鸟雀,扑捉海洋贝壳类每人只许50个,鱼类也规定了尺寸标准,小的不合尺寸规定的鱼类必须放生。以法律条文的形式,确保人与自然界生物和谐相处。像我们这些临时过客,也深为新西兰人保护动物的细小行为所感动。
  陶波湖不仅风景优美,而且资源丰富,特别是湖里面的鳟鱼,体态优美硕大,使陶波湖成了名闻遐迩的钓鱼胜地。对于钓鱼发烧友来说,这当然是个巨大的诱惑。但是,要想在陶波湖钓鱼,必须先去湖边渔具店买鱼饵和钓鱼执照。所谓钓鱼执照,是由政府有关部门颁发的一种一次性的许可证,由渔具店代售,每证5元,有效期24小时,持照每人可钓3条鱼。所谓鱼饵,是一只鱼形金属片。按照我们的想法,陶波湖这么大,投点鱼饵应该没什么影响,但是新西兰人规定,在这里钓鱼,只能用仿真饵,因为真饵会污染水体。鱼具店店主还会给钓鱼人一条40厘米长的塑料尺子,并叮嘱小于40厘米的鱼不能拿走,必须放归湖里。据说这些也是法律明文规定的,人们都要自觉遵守。
  我们经常见到新西兰的大人、孩子带着面包到公园里、海边喂养鸽子、野鸭、海鸥等。我们平时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休息,也会看到一些鸟类在脚边徘徊,等着喂面包吃,没有任何的畏惧和恐慌。这是动物对人的无限信赖,是多少年培养的结果。
  新西兰人喜欢养狗养猫,在他们的眼里,狗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因此,我们时常见到新西兰人带着他们喜爱的小狗散步遛圈,甚至远游。不过新西兰人遛狗时,都会自觉地拴上狗链并带着清理粪便的工具。在新西兰特卡波湖岸边,有一个著名的好牧羊人教堂,建于1935年,是以一只牧羊犬的雕塑铜像命名的。可见,新西兰人在历史上对牧羊犬就有着深厚的感情。
  新西兰是个绿色的国家,我从北岛到南岛,所到之处所见除了草地就是树林,整个新西兰简直就是个大草原。
  新西兰森林资源十分丰富,共有790万公顷,占整个国土面积的29%,其中天然林面积640万公顷。新西兰非常重视天然林的保护,不仅通过立法明令禁止砍伐天然林,还指定由资源保护部负责天然林的管理。
  新西兰营造人工林的工程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当时,大批军人退役,国内劳动力剧增,政府便把他们组织起来植树造林。为了选择适宜当地生长的树种,并很快带来经济效益,新西兰从世界各地选择了200多类树种,引进后进行试种,在反复比较之后,选中了辐射松。这种原产于美国加利福尼亚的高大乔木非常适应新西兰的自然条件,生长迅速,20到25年便可成材。此外,它易于管理,在整个生长期只需3次剪枝即可。经过50多年的努力,如今新西兰拥有的人工林已占全球人工林面积的33%,在世界上仅次于智利(34%)。在全球木材日益短缺的今天,人工森林除了保护和改善环境之外,无疑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目前新西兰林业产值已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每年木材出口达26亿新元,占全国出口总额的13%,与肉类和乳品并驾齐驱,成为新西兰三大主要出口产品。新西兰政府的林业政策是建立在长远发展基础之上的。政府规定,天然林砍伐之后,必须在原来的土地上进行复种,以保证资源的可持续性。目前,新西兰每年增加植树造林面积达6万公顷;同时还加大了林业科研的力度,已研究出用一粒树种分蘖出多棵树苗的技术,并解决了辐射松木质硬化的问题。据报道,2010年新西兰林业出口(包括木材、林业产品)达70亿至80亿新元。
  新西兰人十分重视草场的改造与保护。早在19世纪40年代,当英国移民来到新西兰时,发现这里的环境非常适于放牧牛羊,于是从英国引进了绵羊和乳牛。新西兰早期的畜牧业也是游牧式的,人们不断迁移,寻找草场。那时,天然草场质量不高,不仅有杂草,而且夹杂着灌木丛,最主要的问题是牧草的营养成分含量低。据当地人说,那时养1只羊需要2到4公顷的草地。后来,新西兰开始大规模改善草场,经过多年努力,将天然草场全部改造成人工草场。如今,原先杂草丛生的荒地变得绿草如茵。人工草场的建设是新西兰畜牧生产能够保持高生产率的关键之一。此外,新西兰采用的“围栏放牧”法,对于草场保护起到了重要作用。现在,新西兰每公顷草场平均可以喂养8只羊,大大高于其他牧业国家的水平。再者,新西兰的牧场所有权属于牧场主,在管理上会避免短期效益,而是要维护草场的持续发展。新西兰气候温和,风调雨顺,全国漫山遍野的草场对生态环境的调节作用显而易见。
  为了弘扬环境意识,新西兰政府要求公共场所的空地和各家各户必须栽花种草。由于新西兰的家庭住宅大多是欧式洋房,所以每个住宅都开辟了小花园和绿草坪。欧洲移民多数家庭喜欢栽树种花,华人则多数喜欢栽树种蔬果。但是,在新西兰不仅不能砍伐公共树木,也不可以随便砍自家的树。如果你栽种的树是新西兰规定的保护树种,即使在你自己家里你也不能动它,否则会被罚很多钱。
  新西兰的公园很多,一个镇上就有大小公园好几个,大城市就更多了。公园里到处都是绿地覆盖,大树参天,鲜花盛开,空气清新,是人们休闲的好去处。一般公园里还有儿童游乐场,安装了滑梯、秋千、木马、杠杆和跷跷板等,这些设施安全又美观,大人及孩子们可以随时进入公园和游乐场游玩,而且公园也无需交费。

“垃圾分类”成为共识
  新西兰之所以能拥有美丽的景色和干净的环境,与当地处理生活垃圾的方式有着密切关系。“垃圾分类”是世界上很多国家头痛的事情,而在新西兰,“垃圾分类”的做法已成为家家户户的共识,“环境保护,从我做起”的意识已经深入人心、深入家庭。
  新西兰的垃圾一般分为可循环垃圾和不可循环垃圾。可循环垃圾指的是纸皮类和塑料、玻璃、金属类。纸皮是指报纸、废书、纸箱等,塑料、玻璃、金属类一般包括居民消费的塑料饮料瓶、牛奶桶、果酱玻璃瓶和金属啤酒罐等。不可循环垃圾一般指果皮、杂草、树叶、吃剩的食物等。人们将不可循环的垃圾放到指定的垃圾桶或垃圾袋内,再将垃圾桶推到公路边,每周确定一定时间让垃圾公司将垃圾拉走。
  可循环垃圾必须冲洗干净,分别装在塑料袋和不同颜色的垃圾桶里,这些垃圾袋或垃圾桶印有不同公司的标记,由市政公司垃圾车拉走,也是每周一次。垃圾袋在超市购买,垃圾费就包含在垃圾袋里,每个袋子一元新西兰币左右,所以就不另收垃圾费了。这个做法意味着消费者在花钱买这个袋子的同时,就相当于付钱给垃圾回收公司了。显而易见,这种规定和政策,是有利于实行循环经济的。
  至于电池或其他会污染环境的材料,都会集中在一个地方投放,而不能随便丢弃。能使用的干净衣被可捐献给慈善机构,救助贫困家庭。不能使用的破旧衣物则送到固定的铁柜里,这些铁柜安放在人口居住比较集中的地方或超市路口。在新西兰,按照规定绝对不可以随意乱扔废旧的电器、家具等这些大件垃圾。一般每个城市的市政公司每年会集中免费收取这些大件垃圾一次,在回收大件垃圾之前,当地的市政公司会提前一个多月派发广告通知各家各户。等到临近收集的日子,各家各户把要处理的大件物品拿出来在街边摆放好即可。再者,也可将这些大件出售给当地商业二手店,抑或捐献给当地慈善组织。
  新西兰环境保护组织最近还推出了一种家庭使用的生活垃圾处理器,可以直接把生活垃圾放到处理器里,然后经过发酵变成有机肥料,埋到花园或菜地里,这既有利于保护环境,也有利于自家的花卉或蔬菜茁壮成长。
  在学校里也是一样,孩子们从小就有爱护环境、保护环境的理念,在他们的眼里,垃圾不随手乱丢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在公园里或市场里,我多次见过很小的孩子举着剥下的果皮或冰棒纸,走到垃圾筒前面把垃圾丢进去。在大型活动中,无论你走在何处,只会见到满眼的绿色和盛开的鲜花,不会见到暴露的垃圾,这就是环保的成果。由于长期坚持、全民配合,才打造了如此美丽的环境。
构建人与人工自然的和谐关系
  我们知道,天然自然是原生的,没有经过人工干预、开发、改造的自然;而人工自然是人类为了满足自己生存和发展的需要,利用或改造天然自然,创造天然自然中所不存在的事物,如人造森林、人造牧场、农田生态系统、水产养殖场、城市生态系统、村镇生态系统等。人工自然的不断扩展,表现了人类的认识能力和实践水平的提高。
  新西兰奥龙戈牧场位于北岛东海岸。这片牧场的生态环境正如同新西兰的大部分地区一样,自从13世纪人类抵达北岛后就一直遭受着破坏。在此之前,北岛曾覆盖着浓密的温带雨林,生活着种类繁多的鸟类、两栖类和无脊椎动物。早期定居的毛利人出于柴火、庇护所和农业生产等需求,砍伐掉了大部分的森林。后来的英国殖民者因为木材和放牧需求,不但对森林造成了进一步的破坏,而且随之带来了老鼠、猫、黄鼬、兔子及其他外来哺乳动物,导致本土鸟类、两栖类种群数量快速下降,生态环境退化。
  直到2003年,奥龙戈牧场仍是新西兰一个典型的绵羊养殖场。由于迎风坡存在强烈的海潮风和侵蚀,生态环境进一步恶化,在此放牧牛羊相当艰苦。唯一让该牧场有些知名度的,是其北端半岛上高耸的悬崖,名为“杨尼克角”,毛利人称作“特库里哈纳山岬”。这个海岬既是毛利人驾独木舟最初登陆北岛之处,又是库克船长的船员尼古拉斯·杨最先看到的第一块新西兰的土地,杨尼克角正是库克船长以尼古拉斯·杨之名命名的。库克船长及其船员于1769年登陆新西兰,是造访北岛的第一批白人,所以这个地区在新西兰历史上具有重要意义,
  为了改变这片地区不利的生态环境,提高当地毛利人的生活水平,实现区域可持续发展,新西兰政府组织了一支由生物学家、生态环境专家、景观设计师以及投资方组成的精干团队,制定并实施“新西兰奥龙戈牧场生态环境保护总体规划”。这个规划为这片面积达3 000英亩、生态遭受严重破坏的牧场制定了一个发展远景,使这片区域在确保恢复生态的同时,扩大农业生产并展示其丰富的文化景观。具体内容体现在三个方面:
  其一,拯救濒危物种,恢复生态环境。
  改善环境,设立保护区,引入新西兰斑点楔齿蜥是项目的核心。新西兰斑点楔齿蜥是一种古老的爬行动物,在生物学界有“活化石”之称,曾广泛生活于整个新西兰北岛,但随着生态环境的不断恶化,已经濒临灭绝。
  在生态学家和生物学家的协助下,项目小组选定了杨尼克角半岛作为保护野生动物的主要区域。这块区域是三面靠海的陡峭悬崖,工程师们在陆地一端架设起高高的围栏。长1 640英尺的围栏把啮齿类动物隔绝在外,既无法攀爬也无法挖掘。在这块孤立的保护区内,工程师还为筑巢的候鸟创造了一个理想的避难所,以避开天敌。
  与此同时,在区域内大面积种植海滨树苗,以营造适宜的生态环境。这项措施对新西兰斑点楔齿蜥而言至关重要,因为斑点楔齿蜥是卵生动物,后代的性别是由温度决定的,由于全球变暖,目前新西兰斑点楔齿蜥后代大半是雄性,有生物学家预言,千年后斑点楔齿蜥有可能因没有雌性而灭绝。大面积种植林木的目的在于人工造荫,降低区域内温度。
  为了让斑点楔齿蜥在此安家,除了大面积种树外,当地还着手恢复奥龙戈湿地。据考证,这里曾是脊椎动物的天堂,当时的土地所有者排干了湿地的水,使其变为牧场。为了提供多样化的栖息地,项目组的专家确定恢复一块淡水湿地和一片咸水湿地,中间由一条蜿蜒的大型土堤隔开,雨水能够导入位于陆上的淡水湿地,咸水湿地是潮汐性的,水源不会枯竭,而淡水湿地被设计为季节性洪水的收纳滞留区。淡水湿地由丝带般的曲折水域构成,流水全年不竭,湿季则整个低洼区尽为洪水所淹没。为创造并维持全年可用的生境,设计师又利用开挖淡水湿地河槽所产生的土方堆塑了一些小岛,岛的坡度和大小都是经过精心确定的,以确保能为特定的两栖动物提供适宜的庇护所和生存条件。在湿地上方的高地上,重新植树造林,不但有助于稳定脆弱的海岸线,而且为动植物创造出良好的栖息地。至2010年,奥龙戈区域已种下了50万株树木。
  随着奥龙戈地区环境的变化,这片土地已经迎来了南企鹅和剪嘴鸥等新的居民。为了吸引濒临灭绝的灰脸海燕来此筑巢和捕捉食物,科学家们还安装了拟声设备,该设备能够发出声音吸引这些动物,使用后获得了成功,这在全世界还是首次。
  其二,扩大农业生产,提升经济水平。
  为找到与环境保护更为和谐的农业生产方式,设计师在区域内建立了一个温室,培育适合本地生长的植物,这不但给本地毛利人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提高经济水平,也让毛利人积极参与生态建设,促进了毛利社区居民分享他们关于乡土植物的智慧。
  设计师还与农民合作,对河滩上柑橘园进行布局,并将防护林带种成连续的弧形,作为橘园的边界。田园间的道路穿过宽阔的防护林向前延伸,防护林与莫雷塔哈河自然形成的河道相平行,构成修复生态植被的主种植区。莫雷塔哈河上的桥梁和公路的设计方案来自于为其举办的设计竞赛,既美观又有本地特色,它不仅改善了奥龙戈牧场的对外联系,而且展示了周边的自然与人文景观,重塑了莫雷塔哈河两岸的风光。 项目人员努力将生态工程、农业生产、生活设施协调起来,把农用建筑物、剪羊毛工棚、车辆设备仓库、工作人员住房等进行合理组合,构成了一个多功能的庭院,让毛利人非常满意。
  其三,尊重历史遗迹,展示文化景观。
  奥龙戈牧场是当地毛利人部落的神圣之地。土垒的防御工事遗迹、捕鱼时的扎营地、用来储存主粮作物的地窖等,散见于牧场各处。在总体规划中,还邀请了毛利人部落共同参与一块墓地的修复。该墓地由于交通不便,已逐渐被人遗忘,规划中采用了合理的设计方案,从而使墓地在河谷中更显突出,也保护了其附近的历史遗迹。这些工作得到了毛利人的积极响应。
  奥龙戈牧场生态环境保护的总体规划,在整合生态、农业和文化景观方面取得了重大成就,吸引了众多考察人员和游客,所以也提升了该地区的知名度。这里的一系列花园、建筑物都被用来传递新西兰的生态和文化的重要信息。花园的设计师从北岛的环境历史中寻找切入点,提取出影响牧场的主导力量,并运用现代的设计语言加以重构。这些花园也将使到访者认识到,设计团队和当地社区成员为奥龙戈牧场的保护、重建自然环境和人文景观所做的努力,不仅对整个新西兰具有重要意义,而且它们也代表着环境保护、区域可持续发展、景观设计等的新理念和新前景,成为人类在创建人工自然过程中如何协调人与自然关系的典范。
  新西兰有绿色的大地、蓝色的海洋、清新的空气,一群群牛羊在牧场里悠然自得地觅食,成群结队的海鸥自由自在的在海上飞翔,鸟儿在绿草如茵中嬉戏,黑天鹅在湖波中荡漾,一幢幢黄色、白色、红色洋房坐落在这块美丽的绿洲中。在新西兰,真正体会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 (作者单位:中共中央党校;文中照片均为作者所摄)

 
 
 
  声明: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本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文章。
   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