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第5期 绿色悦读  
 
 
阳台上的仙人掌
方华
()

阳台上的仙人掌又开花了。金黄的花瓣,流苏似的花穗,玉盏般的花盘,鲜艳,美丽,耀人眼目。

住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也附庸风雅,在阳台上种些花花草草。开始是在花市里买些较娇贵一点的,比如蝴蝶梅、君子兰之类,原想亲近自然的同时,也点缀一点陋室品位。还到书店里买了几本养花知识类的书籍,以求经验速成。

遗憾的是,养花并非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非照书上的步骤来做就可以花繁叶茂。一盆又一盆抱回时娇艳欲滴的花仙子,就在我一声声的叹息中枯萎。

听朋友劝导,便在阳台上换种一些大众化的草本,比如吊兰、紫罗兰、三叶草、石竹之类。可这些大都只需浇浇水的“懒人花”,在我觉得还算精心的打理下,竟也一个个是“死去活来”的憔悴模样。

仙人掌是从楼上某家的阳台掉落下来的,青青的一片,像被折断的一只手掌,遗落在几盆蔫耷耷的花草一边。阳台上的草木已被我养得无精打采,也就更懒得去理会它。

一段日子后,想起已是好长时间没给花草施肥。拿着肥料、拎着水壶到阳台,猛然发现,那片仙人掌不但在顶部生出嫩绿的一片,那曾经被折断的伤口处,竟也在没有一星泥土的瓷砖上生出几缕细白的根须来。

或许是感动,或许是动了恻隐之心,也或者是兴味使然,便找出一只空盆,将它随便地往土里一插,放在了阳台的最边角。

暑来寒往,四季更替。阳台上的草叶也被我更替了几回,只是不见兴旺葱茏。而那盆从不受待见的满身尖刺的仙人掌,却是横七竖八地生了一盆。

那是某个夏天的早晨,我无意中朝阳台的那些花花草草一瞥,感觉眼前一亮。是阳光在窗玻璃上的折光耀眼,还是我的眼睛一时发花?定睛细瞧,终于看清是两朵盛开的黄艳艳的花朵——竟然是仙人掌开出的花朵,竟然是这丑陋的仙人掌开出的花朵,竟然是从不被打理、自生自长的仙人掌开出的花朵。花朵还竟然这般艳、这般靓、这般丰硕。真是意外的惊喜!

其后是一个大热的夏天。虽然格外上心,但阳台上的花草却相继香消玉殒。那盆仙人掌也在炎炎骄阳下一节节晒得蔫巴巴的,像一张张满是皱纹的老妇人的脸。随后的冬天,又遇罕见暴雪,半尺厚的雪堆积在仙人掌上冻结,这泼皮的植物也该是寿终正寝了。

开春,阳台大大小小的花盆又被栽上新的花草,那盆经历了暑寒交迫的仙人掌像一块块软橡胶皮软耷在盆沿。看着满盆的毛刺,也懒得去处理它。

然而,随着春天的一步步走向深入,这盆我以为已然死去的仙人掌竟在盎然的节气里活了过来,重又站直身子,焕发绿意,饱满激情。到了夏天,开出满盆的花朵。

自己弥合伤口,逆境中顽强生长,不抱怨环境,不悲天悯人,倒下了再站起,绝地里求重生。阳台上这盆不起眼的仙人掌,让我从此对它另眼相看。

 
 
 
  声明: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本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文章。
   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